羊花、別

他最后一次遇见她,是在崑崙冰原中。

上千名恶人弟子对两人拔剑相向,为首的七秀女子利刃抵在她的咽喉,稍一用力就能取其性命。
「徒弟,过来。」七秀对着站在她身边的纯阳弟子说到,「她是浩气盟派来的卧底,我们已经找出证据了,你现在过来,我还可以保你不死。」
纯阳望向身边的万花,她单手执笔,眼神直盯着面前所谓的「同袍们」,眼中充满愤怒、不甘、以及恐惧。
「你们杀了我师父、残害我身边的人、口口声声说是『兄弟』,转身又加害你们口中的『兄弟』。我可不屑与你们为伍。」万花冷笑,瞪着面前的七秀,清秀的脸庞在她眼中倒像是十恶不赦的妖魔。
「卧底?可笑,我自认从没对不起恶人谷。倒是你们,才该被逐出我谷吧。」
她转了转手中的笔,随时准备上前厮杀,纯阳看对面一大群恶人弟子,各个蓄势待发。
「你过去吧,不然连你也要受害。我不想......再看见有人死在我眼前了。」
「只可惜,再没有机会护你性命了,自己小心点。」
纯阳最后看了万花一眼,朝七秀身后走去。
七秀一声令下,所有恶人对着万花冲上前,要让她魂葬崑崙冰雪中。
忽然,纯阳转身朝着她脚下落了一个镇山河,在双方都被吓傻的时候,抱住了她。
「我再为妳镇着最后一次日月山河,以后的路,妳要自己走。」
万花愣了一会,接着头也不回踩着轻功飞去。
再后来,他听说那人投身浩气盟。天下之大,再没有一个人会在他命危时听风吹雪护他一人,也再没有一个身穿红衣的万花,会离经易道为他一人。

·

自上次崑崙一役,再相见是在恶人谷内。

她花了一些时间熟悉了浩气盟的一切,跟一些人打好关系,甚至抛弃了她的一世离经,转修花间。
突然一阵骚动,将她唤回现实。是恶人谷的突袭。
一大群恶人弟子在零散的浩气前头集合,她看见了一袭白衣的她,更大多数的,是将她逼到此境地的人。
她知道他在看着她,并刻意的绕过她所在的地方,她叹了口气,一个蹑云逐月,直接到他身边。
「许久不见,竟是刀剑相向。」万花轻笑,顺手杀了身边扑上来的恶人,「你在躲避什么?」
「我不想伤害妳。」纯阳反手一挥,剑刃刺进附近一个浩气的胸膛。
「如今我们选择不同的道路,你再逃避,只会徒增困扰。」万花转身面对他,清秀的脸庞被抹上鲜血,「做你应该做得事,不要被那些儿女情长牵绊住你。」说完,她甩了甩笔,一招玉石俱焚让纯阳措手不及。
「若这是妳希望的……来吧。」纯阳不遑多让,提剑便朝万花攻去,没有丝毫手下留情。
纯阳步步进逼,万花似乎还留了一手,防守居多。
突然,万花胸口刺出一段染血的利刃,在她的身后站着的,是那日为首的七秀女子。
「好久不见,在浩气盟……待的还好吗。」七秀疯狂的将双刃不断刺向万花的胸口、腹部、颈部。她一边笑着,彷如来自地狱的恶魔,瞬间结束掉万花的生命。
「师父……?」「徒弟,你做得很好。她就是个背叛者,不用手下留情。」说着,七秀狠狠踩了万花的尸体两脚,万花像个断了线的玩偶,只能任人宰割。
纯阳先是呆滞,而后放声痛哭。
再后来,他退出恶人谷,再不愿过问任何江湖事,只是带着她留下的遗物,隐居山林。

评论
热度 ( 5 )

© 七月商风满洛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