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贺玄真的不喜欢化女相。

可是他还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独自一人端立于镜子前,默默地看着镜中的女人。

那张脸总会让自己想到逝去的亲人。

那个会天真地问父母,哥哥什么时候要回来的小妹;会大大咧咧的同客人聊天的父亲;总是宠着自己、替自己说话的母亲;以及在小小的摊子里忙进忙出、温良贤淑的未婚妻。

他们会守在路边卖吃食的小摊子,四人等着自己回家,昏黄的灯光胜过所有人间美景。

可是再也见不到了。

贺玄再也想不起,那年的元宵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看完番外……好心疼黑水啊,他也曾有过温馨的过去的

想看贺玄和妙儿相遇的画面,红着脸支支吾吾告白的贺玄和同样红着脸接下了贺玄给的礼物,报以甜...

【裴水】上元节


仙京,上元节

不免俗的还是要来一场击鼓传花。

裴茗从容接过了上一人递来的酒杯,此时雷声乍停,恰巧停在自己手上。他摇摇头,一抬手便笑着饮尽里头的酒水。

正等着看今年会不会有什么新戏码,却在台上传来一声熟悉的称呼时吓得命人马上放下帘子。左侧本来等着看人笑话的灵文也笑不出来了,还要费力安慰被平铺在膝上、气得像要把裴茗咬个死无全尸的白锦。众神官忍着笑意,由谢怜起头、开始新一轮的传酒。

一切似乎还是如往常一样。

裴茗下意识把再度轮到自己的酒杯传向右侧,不料却落了空,酒杯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众人也没料到会有这一齣,最后还是谢怜出来打圆场,气氛才又活络了过来。

裴茗想,还是有哪儿不太一样的。...

来盘点一下最后一章出现的糖!

粗体是原文内容,为了这个还特地去找怎么加粗字体()

1、权引权
……那金条他本打算还给权一真, 但权一真就是不接,直到花城对他说, 你不把金条拿回去,就别想知道正确的养魂方式, 这孩子才老老实实把瞎给人塞金条的毛病给改了。


花花说了什么!!!养魂啊!!
一真还有谁的魂魄要养!!!师兄啊!!!
今年种下一个小师兄,来年收获一个大师兄


2、仙乐三傻
…… 那几个嘴碎的小神官被吓得赶紧逃了,慕情在一旁双手拢着袖子道:“你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听起来更丢脸罢了。”
   风信大怒,抓过旁边一把扫帚就扔过去。慕情一把接住...

难道就我一个看完了242突然觉得宣姬和雨师好象……可以……(小小声

见妳风光无限,见妳疯癫入魔,却没来得及见妳最后一面。
而妳至死,始终都看着另一人。

有没有这对的粮啊!!

【双玄】贺新春


又是一年除夕。

师青玄偷偷从小破庙里摸了出来,自己跑到街上溜达。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家中围炉团圆,平时繁华热闹的街道莫名有些冷清。路边的店家几乎也都收了,有的还开着的看见了师青玄也不把他赶走,反而主动上前去给了些许吃食,再说上一两句吉祥话。

举起手中那一坛刚刚拿到的酒,眼角却瞥到不远处的房顶立着一个黑影。师青玄一口酒呛在喉头,也不管自己被辣的眼泪都咳出来了,三步并做两步追了上去。那人跑了几步,在大街上停了下来,身影融入深沉的夜色中,只有一片柔和的月光洒在他身上。

「贺……贺公子!」师青玄停在贺玄背后两步外的距离,胸口剧烈起伏,不知是为了追上贺玄喘的,还是情绪激动。

贺玄转过身,也没说话,只...

好的,让我们来看看今天的情妹妹(敲桌子
依照前辈们的经历,看看那边的权引,再看看这边的谷戚,你们发现了什么?
CP要死人之前总是会发一波糖再让人死透啊!!!
这是我们第一个结论。

再让我们看看风情近日的表现
风信看不出自己的前女友,结果人情妹儿只是在他背后的一个影子就知道是谁;情妹儿命悬一线(刀?),他担心人会不会掉下去尸骨无存

你告诉我你们互相讨厌???讨厌你会用影子就认出他,讨厌你会担心人会不会被烧死???
不用多说了,大家心里有数。这是第二个结论。

综合结论一与结论二!(拍黑板)
风情差不多也要走上前人的路了,让我们替便当已经热好的情妹儿默哀

最后心疼一下全世界都不相信他,却在生死关头还要替...

【双道长】醒来发现床边站了个巨好看的鬼(1~10)

●现代paro
●宋岚把阿菁和小星星送入轮回之后肉身被毁,因为要补小星星的魂魄导致自己的魂魄受损,所以暂时无法投胎转世,于是去找小星星的转世的故事
●又名:《少年小星星的ooc之旅》
●不会取标题()

1
晓星尘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以后肯定会有和其他人不一样的际遇,特别玄幻的那种。
讲好听点是想像力丰富,讲直接点,就是中二病末期。

2
会有这种想法不是无凭无据的。
从他懂事开始,睡梦中长长会有个身影,迎着风衣袖翻飞长发及腰,背上背着看上去应该是剑的东西,立于茫茫大雪中的唯一一点墨色。
然而每次当那人要转过来时,梦就醒了。
少年晓星尘醒来后十分激动,就是這個人!

3
故事里常常说到鬼啊妖啊为报救命之...

人家双玄同框即发糖,风情同框看起来一点糖都没有反而像要死人了()
好的,现在有四条路(敲黑板
1、情妹反,风信要保护怜怜
2、风信反,要引起怜怜对慕情的不信任
3、情妹是假的
4、风信是假的
身为一个情妹信徒+風情粉,私心希望是3或4,作为除了花怜外让我从开头站到结尾的cp(虽然一开始是风扶),希望風情二人一切无事(双手合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双玄党过年啦!!!!黑水你终于醒啦还把扇子还给风师娘娘了!!
跟花花学学吗借法力这么个借法人家青玄还断手断脚的你倒是温柔一点啊!!!
双玄没有凉,还有救,谢谢谢谢天官赐福开心到语无伦次

猜黑影是雨师小姐姐,不是就写裴雨带宿月

现在满脑子都是被半月拉着落下的小裴还有被雨师公主抱的大裴

●看完更新后的双玄脑洞
●一点……魔道(???)

君吾一出现在皇城,那群帮着守人阵的全都吓疯了,逃得逃、乱得乱。但毕竟凡胎肉体,抵不过这把来自天庭的业火,全给烧了精光,无一倖免。
包括想要稳下众人的师青玄。
贺玄赶到的时候,只见那青年大声嘶吼着要大家别慌,可谁还听得进他的话,到处乱窜,躲一会是一会。师青玄也看到贺玄了,他愣了一下,下意识转身就要跑,不料突然一人从他身旁掠过,狠狠撞上师青玄,一时重心不稳跌坐到地上,不待贺玄冲上前去把人拉起来,君吾已经到了,一脚踩下,灰飞烟灭。

……

混战过后,谢怜来不及去收拾这满城废墟,就被花城牵着走向神官中的贺玄。花城左右环顾一圈,道:「他呢?」
贺玄摇了...

双玄

●私设成山 人物亲娘的,ooc我的

(1)

上一次替谢怜守下人阵后,师青玄拒绝了那个善良的太子殿下要把自己再带回仙京的邀请,只让他替自己接好手脚、在皇城最大的酒楼吃了一顿饱后,带着一群同样吃饱喝足的乞丐们回了从前安身的破庙。
大约是贺玄的命格,让他就算沦落成了乞丐,日子依旧还算过得去。甚至在后来意外救下城里一位富商的独生子,被人接到家里去当神明供着,倒有几分过去还在上天庭的快活。

(2)

又过了几年,师青玄带着自己攒下的些许财产,告别了富商一家,在城郊收了一间已经久无人居的房子。平时在街上摆个小摊子,替人抄书、卖字画,偶尔在城中私塾门口给下了课的孩子们说说故事,閒来无事就领着曾经对他有恩...

各位,就在你们纠结
君梅
君白
慕情会不会反
大裴会不会死
黑水睡醒了没
雨师的土特产
花怜要赐车没(划掉)

有人想到雷师了吗
那个整篇文没出现过几句话、
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雷师
有了之前贺玄那一齣,害我还想过雷师是不是花花在上天庭的小号()

●124章怜怜断线(?)后的故事

贺玄随手丢下师无渡被他一手拧下的头,断口在地上留下长长的血痕,满眼血丝的瞳孔瞪着前方,滚了几圈后在那排骨灰坛前头停了下来。

师青玄不叫了,可是也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贺玄,或者他根本没有在看着谁,曾经明亮的双眼此时像是蒙上一层灰,就算贺玄把地上那把生锈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贺玄单手扣住师青玄的脖子,手下一点一点用力。只要他想,要取师青玄的命根本易如反掌,随时能让眼前这个人和他哥哥到地府里去作伴。

师青玄依旧没有反应,连痛呼都没有,像个死人一样。
就算是地上那些有着世间最下贱、猪狗不如的命的人,都比他还要像个活人。

「师青玄,看着我,...

妖琴师 × 弈

「会下棋吗?」

妖琴师瞥向不远处,回廊上的弈摆弄着不知从何处搬出的棋子,底下是古朴典雅的木制棋盘,上头看似随意的落着几只似陶瓷又似玉的棋子,弈正执起一颗白子在没有一丝血色的手中翻转把玩。

桃树下的琴师不语,只是低头奏起静静躺在他膝上、跟了他几百年的古琴,十指翻飞舞动,是弈未曾听过的曲子。

这日,晴明领着几个耐不住性子的小式神出门,顺便叫上寮里的大妖怪们一同去护着这群小萝卜头,而留守的工作就落到妖琴师和弈的头上。两人本也就不是什么爱凑热闹的性子,听到晴明的要求,点点头应下了。

弈回过神,看见那边没有要过来的意思,也不再开口询问,只是拍了拍身下半漂浮着的棋盘,将上头积下的雪扫去,而后再一拂...

丐秀

「想当初认识小霜的时候她还这么小,」丐姐用手在自己的腰部比划了一下,「整天追着我要切磋,输了又自顾自的生气,每次都还要我再拿糖葫芦哄她才肯理我。」

「想不到啊,一下子她也要嫁人了。我这个人也不太会说话,就让我敬新人三杯吧。」她拿起桌上的酒杯,对着面前的新人高举。

「第一杯,敬妳和他,永结同心。
第二杯,敬妳和他,琴瑟和鸣。
第三杯,敬妳和他,白头偕老。」

恍惚间,她似乎又看到那个方过及笄之年的女孩拿着刚从师父那儿领到的扇子,带她到秀坊里最大的桃花树下要跳舞给她看。漫天花瓣和被她动作带起的粉色衣裳,豔红的扇子时不时遮住少女上了淡妆的容貌。她说:「像妳这么凶的姑娘谁敢说要保护妳啊,还不先被你的棍...

几个段子(二)

●内有苍丐、五毒单人、丐明

苍丐、

随着丐帮少女收起染血的青竹棍,眼前霸刀弟子挣扎几下,终是断了气。丐帮嫌恶的用穿了鞋的那只脚踩了踩地上的尸体,顺手捡起对方身上裹着碎银的袋子。

「呿,才这么点。」少女掂掂手中包裹,「算了,等等拿去给紫翎买饲料。」

而不远处的苍云军人就看着她身手俐落解决掉身边来敌,看着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小女孩到了他面前却好似变了个人,温顺的像只小猫,抱住他时正好能靠在他胸甲上。

「不是叫你躲远点吗,等等受伤了怎么办。」丐帮收了收抱着苍云的手,头靠在玄甲上烙得她有些不适,却莫名安心。

「没事,妳才该注意自己安全,我可护不了妳。」苍云轻轻顺着丐帮束起的短发。实在难以想像,看起...

浩气盟

●或许佛丐

兵临城下,浩气盟犹如丧家之犬,只能眼睁睁看着腥红染上武王城大旗,湛蓝旗帜再不复。

「走了。」那和尚带着另一名尚存一息的弟兄,朝着立于城墙上的丐帮女子喊到。而她没有动作,只是继续望向武王城的方向,望着那面折断的旗子。和尚叹了口气,把扛着的那名弟子交给其他人,踩着轻功落到她身边。

「别看了,没了。」

没了。

丐帮此时才回过神来,愣愣的转头看向和尚。他身上的袈裟因为恶战已被鲜血浸染,可那双斗笠底下的眼,依旧清澈。

「欸、秃驴,」丐帮低低的出声,听不出她的情绪,「跟着我入浩气盟,你可曾后悔吗?」

「不悔。」和尚没去在意她不敬的称呼,只是揽过她的肩,让她靠着自己,「那妳呢,悔吗...

丐帮

在你印象中,她一直都是逍遥自在、不受拘束的。

一壶酒,一杆青竹棍,随意束起的长发随着她出手强劲的亢龙有悔扬起,伴着竹棍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

没有大家闺秀的温婉,却有江湖中人的豪侠之气。不爱绣花红妆,偏爱同人切磋较量,高超武艺技压全场,结束后再谈笑对酌。

可你再一次见到她,她被仇家追杀至奄奄一息,浑身血污倒在路边,云暮遮散落,折了一半的棍被弃置在身边却无力再拾起。她勉强睁开眼,那是你第一次见到她的双眼,墨黑的瞳失去神采,此时的她,不似以往的精神,更像折了羽翼的游隼。

「我们回总舵去吧。」她扯起嘴角,这时你才注意到她眼角处的泪痣,「把我随便葬在桃树下吧,能看见湖最好。」

时隔多年,你依...

纯阳

一如当年在纯阳看见他时,那个穿着朔雪的白发道长在论剑峰顶,华山不息的白雪轻柔的飘落至他肩上眉梢。白色的纸伞被放置在一旁的岩石上,片刻不离身的长剑被他执在手中。

两仪化形、四象轮回,招招扬起周围雪花,平时用来犯下杀孽的招式在他手下舞出另一番风味,比平时更添一丝细腻与温柔。最后一招镇山河落在立于不远处的他脚下。

「师父。」「嗯。」

自他十年前离开师父、离开纯阳宫,已有十馀年的光阴。此次回来,只是为了看看那从小拉拔他,名为师却更像父的人。

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痕迹。时光雕琢了他的容貌,风雪沉淀了他的成熟,可却没有冲淡他冷冽的性子,多年不见,依旧如那华山上的霜雪般高傲,睥睨苍生。

你不妨试着爱上一个喵萝。

大漠点点星光与她的笑容一比尽皆失色,
她湛蓝色的双瞳彷彿有万千星辰,
出现时总伴着铃铛清脆的响声与她最爱的波斯猫。
虽还年幼,却不比师兄师姐们逊色。
悄声无息出现在目标背后,没有平时的天真,宛如一头猎豹,弯刀在黑暗中闪着寒光,
却又在看见你时,褪去眼中杀意,温顺的像她总带着的那只小猫。
也会为了守护家国,明尊扛起众人期望,奋勇杀敌,不畏风雨。
她的冷酷在你面前从不显露,留给你的只有无限温柔。

你不妨试着爱上一个喵萝。

❖❖❖

喵萝好萌♥

几个段子

●内有丐帮单人、苍丐、佛秀、苍毒、毒丐


丐萝、

他走的时候,正是君山桃花开的最豔的时候。
那个年幼的丐帮弟子蹲坐在湖边,半长的发随意披在背后,微凉的风带着淡淡的酒香,入目尽是鲜豔的粉。她吹了吹口哨,召来那只粉紫的隼,任牠停在肩头,手指轻柔的抚摸牠的头。
「你竟然敢说要走,想被打了吗!」女孩作势要向他打出一掌,却见那人毫无反应,只是低头不语。
她叹了口气,「罢了,你要走我也留不了。」顺手抓起腰间的酒壶,上头还挂着他赠予的坠饰。她仰头饮下壶中的烈酒,也分不清脸上的是酒水或是眼泪。
——后来,他听说江湖上出现一名丐帮弟子,年纪轻轻就已小有名气,出现时总是一人一隼一棍,杀人不眨眼

苍丐、

「一辈子那么...

羊花、別

他最后一次遇见她,是在崑崙冰原中。

上千名恶人弟子对两人拔剑相向,为首的七秀女子利刃抵在她的咽喉,稍一用力就能取其性命。
「徒弟,过来。」七秀对着站在她身边的纯阳弟子说到,「她是浩气盟派来的卧底,我们已经找出证据了,你现在过来,我还可以保你不死。」
纯阳望向身边的万花,她单手执笔,眼神直盯着面前所谓的「同袍们」,眼中充满愤怒、不甘、以及恐惧。
「你们杀了我师父、残害我身边的人、口口声声说是『兄弟』,转身又加害你们口中的『兄弟』。我可不屑与你们为伍。」万花冷笑,瞪着面前的七秀,清秀的脸庞在她眼中倒像是十恶不赦的妖魔。
「卧底?可笑,我自认从没对不起恶人谷。倒是你们,才该被逐出我谷吧。」
她转了转手中的笔...

狐跳、棉花糖

●CP - 狐跳

「妖狐叔叔你回来啦——!」
妖狐一如既往的跟着晴明打完八岐大蛇回到阴阳寮,才刚踏入一个小身影就撞进自己怀里,少女稚嫩的脸庞埋在他胸口蹭了蹭。
「回来啦,想小生了吗。」他抬手揉乱跳跳妹妹的头发,少女的怀抱比其他人还要更冷一些,却是他最喜欢的温度,「喏,给妳带回来的。」
说着,妖狐伸手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袋子,用食指和拇指捏着在跳跳妹妹眼前晃了晃。
「这是什么?」跳跳妹妹接过小袋子,里头放着几个白色的糖果,拿起一颗丢进嘴里,软绵绵的。
「街上买的,」妖狐也学着她,拿起一颗糖放到嘴里,然后轻轻捏了下少女鼓鼓的脸颊,「软软甜甜的,就跟妳一样。」
让人想一口吃掉呢。后面一句他没说出口,只是用折扇...

苍花、寻

●CP - 苍花

我在找人,找一个曾和我说过找到她,就和我情缘的人。

我有个小徒弟,是个很可爱、单修离经的小花萝。
我是他师父,一个整天跟着帮会浪野外黑戈劫镖攻防JJC的恶人盾太。
说到和这个小徒弟的相识,还是挺神奇的。
当初总看见未满等、却已经入了恶人的她撑着帮领商人买的伞,日日夜夜站在苍云的打坐区,每一次回去日常、打坐、挂机,都能看见她,于是也只当她也是想蹲个家养苍的人。
可她在苍云的时间简直长的不像话,有一次我也不知怎么了,就挂在她前面打坐,切磋也不打镖也不截,哪里也没去,就在那里看着她。
她似乎是发现了我,我们角色中间的连线从绿的变成红的。我看着她给我刷了一个清心,又上了一个握针,绿色...

羊毒、诺

●CP - 羊毒
●毒哥→妖怪

没问题往下走↓↓

夜,郊外某座荒废已久的古寺,其中某间偏房被人点起一盏蜡烛,暖黄色的光映出墙壁上斑驳的装饰,照着一旁交落里摆着的朱红色大床。
上头一名男子半卧,身上挂了不少银饰,背后一排宛如利刃的装饰张牙舞爪。久未见日光的皮肤苍白得过分,裸露在外的腰身可以以纤细来形容,明明是个男人,却比女人更多了一丝妩媚。
在他的身边,一名小童坐在附近的桌子上,双脚在空气中晃呀晃,面容稚嫩,甚是讨喜。
床上那人招招手,示意小孩过来,让他坐在自己双腿间,手指温柔的玩弄他的发,朱唇轻启,说起那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山上来了个道长。
他作为这座山头的王,听着底下的妖如此说到。
「长得可...

© 七月商风满洛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