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段子

●内有丐帮单人、苍丐、佛秀、苍毒、毒丐


丐萝、

他走的时候,正是君山桃花开的最豔的时候。
那个年幼的丐帮弟子蹲坐在湖边,半长的发随意披在背后,微凉的风带着淡淡的酒香,入目尽是鲜豔的粉。她吹了吹口哨,召来那只粉紫的隼,任牠停在肩头,手指轻柔的抚摸牠的头。
「你竟然敢说要走,想被打了吗!」女孩作势要向他打出一掌,却见那人毫无反应,只是低头不语。
她叹了口气,「罢了,你要走我也留不了。」顺手抓起腰间的酒壶,上头还挂着他赠予的坠饰。她仰头饮下壶中的烈酒,也分不清脸上的是酒水或是眼泪。
——后来,他听说江湖上出现一名丐帮弟子,年纪轻轻就已小有名气,出现时总是一人一隼一棍,杀人不眨眼

苍丐、

「一辈子那么久,你等我几年会死吗。」丐帮望着风雪中苍云军的背影,一片迷茫的纯白之中,那一身玄甲宛如一点不经意落下的墨,在她才刚启程的江湖路上晕染成一片。
他看不见她云幕遮底下的泪水盈眶,他看不见她紧闭双唇,为了不让他听到她的哭声。
而那一抹黑听到身后的声音,只是停了一下,没有回头,毅然决然往前方走去,留下她独自于风雪中痛哭。
她跪坐在雪地里,任由白雪复盖,裸露在外的皮肤冻的通红,却再也没有一个人会从背后替她披上大衣、为她撑起一把伞。

佛秀、

「睡吧,一觉醒来,这乱世就太平了。」
他对那个和尚最后的记忆,是他那件被鲜血浸染的袈裟,以及手中滴落血珠的锡杖。
他怒吼一声,一尊金色佛像笼罩住七秀,「我说过的,你的安危由我来担。」
舍我血肉身,护卿一世安。
七秀活过了这场战争,有些人却永远活在那场乱世。

苍毒、

「我累啦,不跟你玩了。」那五毒女子笑了笑,头上繁复的银饰随着她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一身血污却无法掩盖她精致姣好的容貌,苍云军把她抱在怀里,身上没有半点损伤。
「你记不记得,好久好久以前我为了去找你,自己从总坛走到雁门关。那时候把我师父吓了好大一跳,连夜赶来要带我回去。结果我也没见着你,后来才知道你是去找那个七秀了。」
「我啊,这辈子一直都在追着你。想着赶上你的脚步,站在你的身边,却发现你好远好远,你追我赶的游戏,真的好累。」
「这生死蛊,就当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个礼物吧。往后,我也不会再跟着你了。」
「晚安,保重。」

毒丐、

尹初一把抱起曲殷,踏着轻功将两人带往空中。底下是天灯街市的千家灯火,曲殷将被风吹散的发丝收到耳后,双手紧紧搂住尹初的脖子,两人几乎可以清晰听见对方的心跳。
「怕高?」感受到怀里人的动作,尹初低声的笑了出来,抱着曲殷的手恶意的松了松,不意外引来他的一声尖叫。
「别闹。」曲殷将对方抱得更紧,低头缩在她怀里。
「别怕,看看呀。晚上的街道特别好看。」尹初一使力,把两人带往更高处,动作时不忘玩弄一下对方,「跟你一样好看。」
曲殷硬是压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尖叫,贴到尹初的耳边,「初,前路漫漫,妳可千万别松手。」
这手牵了,就要到白头的。

评论
热度 ( 7 )

© 七月商风满洛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