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

●私设成山 人物亲娘的,ooc我的

(1)

上一次替谢怜守下人阵后,师青玄拒绝了那个善良的太子殿下要把自己再带回仙京的邀请,只让他替自己接好手脚、在皇城最大的酒楼吃了一顿饱后,带着一群同样吃饱喝足的乞丐们回了从前安身的破庙。
大约是贺玄的命格,让他就算沦落成了乞丐,日子依旧还算过得去。甚至在后来意外救下城里一位富商的独生子,被人接到家里去当神明供着,倒有几分过去还在上天庭的快活。

(2)

又过了几年,师青玄带着自己攒下的些许财产,告别了富商一家,在城郊收了一间已经久无人居的房子。平时在街上摆个小摊子,替人抄书、卖字画,偶尔在城中私塾门口给下了课的孩子们说说故事,閒来无事就领着曾经对他有恩的乞人们来家里吃一顿好的,或是听终于修成正果的花怜二人告诉他上天庭与鬼市的现况,日子也算惬意。
只是不知是有人刻意为之,或是那人真的神出鬼没,师青玄已经很久没有贺玄的消息了。

(3)

说不恨是假的。只不过本来就是自己兄弟二人害了人家,更何况,贺玄还留了自己一命。他很想再见贺玄一面,不是为了复仇,不过见了面要做什么,师青玄自己也说不出来。
……大概是想再喊他一声明兄,然后用毕生积蓄去皇城最大的酒楼里醉一场吧。
他一生无妻无子,百年岁月里伴着他最久、最亲近的,除了哥哥,也就只有贺玄了。

(4)

师青玄再一次见到贺玄,已经是几十年后了。
他白发苍苍、行将就木;他年轻如初、风华正茂。
望着依旧是一身玄色长袍的贺玄不知何时出现在他床头,方才就是被他整理自己扔在桌上的碗吵醒的。碗底还留有一点深色的汤药,经年累月落下的病痛,在老年一一显现,让师青玄有好一阵子下不了床,还要人来照顾着自己。
师青玄半撑起身子,一口饮下贺玄递来的水,静了半晌,开口道:「明……贺公子,好久不见了。」
贺玄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又像没事一样收起他饮尽的杯子,再给人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在他腰后垫了个枕头。
「喊明兄也可以。」「那好吧,明兄。」
师青玄咧开嘴笑了,明亮依旧的双眸、灿烂如昔的笑容,脸上却已经布满皱纹,再不复当初的娇贵。
「明兄明兄,快拉我一把,我去看看我哥。」

(5)

师青玄在自己的房子后替师无渡立了个衣冠冢,有时没事,就坐在旁边一个人自言自语,短则几个时辰,长的时候一整天都有可能。
贺玄扶着人在旁边的石椅坐下后,自己转到了屋子里,留师青玄一人去跟他哥哥叙旧。
「哥啊,明兄来啦,你也不要生气,都过那么久了,」师青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再把师无渡那杯置于碑前,「我……应该也差不多要去找你了吧。」
许是惦记着还有他人,也或许是想到再过不久兄弟二人就能在九泉之下团圆了,师青玄这次没有用很久时间,就又自己摸回房里。

(6)

房间早已被贺玄收拾好了,此刻那人正坐在床边替他叠被子。
师青玄心道:「能让绝境鬼王给自己做家务,这辈子也算值了吧。」也没一点愧疚,迳自走进去一屁股坐在贺玄叠的整齐的被子上。
「明兄……」
「你……」
两人同时开口,师青玄摆摆手,示意让贺玄先说。
「你……时日不多了,」贺玄斟酌了一下用词,开口道:「顶多两三日,花城让我来送你。」
师青玄听完,心道果然。不久前他才跟谢怜叨唸到想看看这个曾经的好友。
「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啊,明兄要留下吗?」
「那就打扰了。」
……想不到多年不见,倒是连脸皮都厚了。

(7)

师青玄家里没有别人,所有东西就只有自己用的那一套,晚饭后问了贺玄是要去外头住还是和自己挤一张床,贺玄不答,只是又再师青玄的枕头旁再放了一颗,让人躺在里面,自己在旁边捡了本书看起来。
「明兄,你……嗯……黑水岛不用回去吗?」
「不用。」
「明兄你会不会冷啊要不要我再办一套被褥出来。」
「不会。」
「呃……那……明兄你……」
「快睡。」
被一口堵回去的师青玄气的拉起被子背过身去,不说话了。贺玄看着那个老大不小了还像个孩子一样的人,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却又在人翻回来的压了下去。
师青玄声音几乎要听不见了,还是硬撑着道:「明兄……明日我带你去皇城里最大的酒楼吧。」
「好,你先睡吧。」一挥袖灭了床头蜡烛,一夜无梦。

(8)

接下来两日,师青玄想着人都要走了,也不用再省吃俭用什么了,于是带着贺玄走遍城里几个他以前绝对不会进的客栈酒楼去吃了个遍,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从前两人还在上天庭那时的日子。
当师青玄领着贺玄,手中提着一袋甜点要回家时,碰到了从前一个感情不错的乞人。那人之前得了师青玄的帮助,娶了老婆有了安定的生活,全家人把师青玄当成再生父母。
那人看见师青玄,又看见他身后一副生人勿近的贺玄,小声问到:「老风啊,你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大的孙子了?」
「什么孙子!」师青玄一听,急了,回到:「这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人长久相处下来,隐约知晓师青玄不是常人,也没说什么,只是摇摇头,把自家种的一些吃食送给他就告别了。
师青玄提起手中那一篮青菜蔬果,转过头对贺玄一笑,道:「明兄,今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9)

师青玄想,能在离开前,让自己再遇见贺玄,大抵也没什么遗憾了。
他躺在床上,另一个枕头早已被贺玄收起来了,突然觉得有些空虚。床边贺玄握着他枯瘦的手掌,也没说话,只是一下一下抚着他的手背。
「对不起。」
师青玄说的很小声,却还是一字不漏的传进贺玄耳里,「在上天庭的日子,我是真心拿你当最好的朋友,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这条命也要到头了。」
说到这,师青玄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护身符,已经很旧了,周边都起了毛球,却能看得出被人保护的很好。他把护身符塞进贺玄手中,道:「这是之前帮你求的,不知道你信不信这个……就当一个小小的心意吧。」
贺玄把那个小小的护符捏在手里,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还是闭上了嘴,一言不发看着师青玄。
师青玄勉强勾起嘴角,声音越来越弱:「明兄……贺公子,谢谢你。」
终是断了气。

(10)

贺玄抱起床上的人。太轻了,几乎不用多少力就能带起。
他说不清堵在心口的那口气到底说什么,只觉得十分难受,想剖开胸膛,才好解了压在心上的大石。
抱着人转到后头师无渡的衣冠冢,那儿早已放了一副棺木。也不知道师青玄是怎么想的,连自己的墓碑和棺木都备好了,还说不用那些弯弯绕绕的仪式,放进棺材在他哥的墓旁挖个坑埋下去就行了。
贺玄在怀中人眉间落下一吻,盖棺,埋葬。
一滴水珠落入泥土,晕开一小圈深色。

(11)

师青玄,下辈子若是有机会,没有风师青玄、没有黑水沉舟,我们还能再当一辈子最好的朋友。

评论 ( 5 )
热度 ( 74 )
  1. 墙头多也爱本喵七月商风满洛城 转载了此文字

© 七月商风满洛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