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章怜怜断线(?)后的故事

贺玄随手丢下师无渡被他一手拧下的头,断口在地上留下长长的血痕,满眼血丝的瞳孔瞪着前方,滚了几圈后在那排骨灰坛前头停了下来。

师青玄不叫了,可是也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贺玄,或者他根本没有在看着谁,曾经明亮的双眼此时像是蒙上一层灰,就算贺玄把地上那把生锈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贺玄单手扣住师青玄的脖子,手下一点一点用力。只要他想,要取师青玄的命根本易如反掌,随时能让眼前这个人和他哥哥到地府里去作伴。

师青玄依旧没有反应,连痛呼都没有,像个死人一样。
就算是地上那些有着世间最下贱、猪狗不如的命的人,都比他还要像个活人。

「师青玄,看着我,」贺玄终究没有狠下心取下他的头,只是改为捏住师青玄的脸,逼他转向自己,「师青玄我叫你看着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让师青玄看着自己,就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愿取走师青玄的命。

上天庭的地师仪是假的、逢场作戏装出来的笑是假的。贺玄一直以为,人生中只有眼睁睁看着亲人挚爱丧命的痛是真的。

可他偏偏遇到了师青玄。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总是跟着他的风师大人给了他温暖,让他有了容身之处。

师青玄的温柔是真的、师青玄的感情是真的,这一切甚至让他在复仇之时无法狠下心来了结一切。

他有更多让师无渡生不如死的法子。他大可以在师无渡面前将他弟弟折磨致死,绝对会比直接了断师无渡自己的性命还要令他痛苦,可贺玄没有。

一切全都败在自己对于师青玄那与日俱增、不可言说的情感。

「为什么偏偏是你,师青玄。」

无意吹拂而过的清风,偏偏激起尸山血海中的滔天巨浪。

贺玄一言不发,替眼前人解开了枷锁,撑起他的身子,两人身形一晃,消失在布满血腥味的屋子里。

本来想把人随便丢在荒郊野岭了事,可转念一想,要是真把现在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真傻了的人丢在那种地方,下一次再见面,就是替人收尸了,于是贺玄临时换了地点,挑在皇城里乞丐会出没的街上。

接下来的他就不管了。

再拖下去,贺玄没办法保证自己会一时冲动而救下他。若是救了,又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无辜丧命的亲人。

只是,贺玄突然很想再听一次师青玄叫他「明兄」,而不是无助哀嚎的「贺公子」;想在和他一起扮女相,一起游历人间。

想在和他并肩而立,如初见那时,仅此而已。

现在的风师娘娘看到地师铲就怕,要是真看到黑水……吓都吓死了吧
青玄还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还可以笑着就好(大哭
黑水大佬没杀了青玄就已经仁至义尽了,只是不能再看到曾经的地风二人……真的……好痛……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七月商风满洛城 | Powered by LOFTER